《靈異港灣》Människohamn / HARBOUR by John Ajvide Lindqvist

0

lindqvist

自小在度瑪雷長大的安德斯,在女兒六歲那年,帶著妻子與女兒瑪雅回到當地,到燈塔一遊,女兒瑪雅雖然年紀小卻像是小屁孩一樣不怎麼討喜,那一天她說看到那邊有東西,不管爸媽就衝下燈塔,跑去「那邊」,安德斯心想女兒不會跑遠的,更何況這邊根本沒有人,可是,瑪雅就這樣憑空消失了,結冰的冰層也一點都沒有破裂的樣子…

女兒就這樣沒了, 以酒逃避的他,老婆也跑了,兩年過後,在家族小屋中發現裡面似乎出現了瑪雅依然存在的蛛絲馬跡,決心振作,要證明自己不是錯覺女兒根本沒死。而同時卻也發現青少年時期美豔的玩伴卻整型成非常不堪的樣貌,沒有為什麼只是「覺得必須」,又遇見了以前溺死而亡的朋友,但卻又是實體存在…祖母安娜葛蕾塔與村民似乎守著一些秘密,她連自己的情人希蒙都不肯透漏,是否瑪雅、 舊時好友、那個失蹤一年卻才剛溺斃的鄰居背後有什麼秘密,是否解開它就可以救出女兒…

《靈異港灣》以神秘的度瑪雷的描述揭開,那是青少年時期情竇初開的安德斯。時間過了20多年,再度回到故地,卻丟了女兒。人生因而破碎了,於是,讀者看到一個破碎靈魂的人在故地試圖證明自己不是創傷症候群,而是要確認女兒瑪雅並沒有死。希蒙,年輕時就到度瑪雷定居的外地人,如今垂垂老矣,卻依然被村民排除在外,村民躲在一個地方私下開會,連他幾十年來的情人在內,但就是把他排除在外。這是一個外來人的視角來觀察度瑪雷的人事物。

小說大致是以安德斯與希蒙的視角來進行敘述處理,並佐之類似民謠風的第三人稱的全知敘述,將關於度瑪雷的過去與現在烘托出一個比較完整的輪廓。這類敘述像是以外人角度撥開度瑪雷小島的神秘濃霧,相較於村民近似迷信般信仰著自然的復仇觀點,外人敘述是傾向理智觀點,迷信與理智的交集與碰撞,隨著小說推進,幽靈實體化,越來越多證據浮現,迷信的超自然靈異復仇漸漸壓過原本的理智推論,導向作品自然的「靈異」(超自然屬性),在這類高潮點開啓出來的並非驚悚恐怖,而是對抗,是人與靈異,人與自然的抗衡,但作者在設計上依舊拉入以靈異對抗靈異的手法,希蒙身邊的小夥伴「水靈」可發揮了不少功效,不然依照那個遇到鬼就嚇到拉屎的安德斯的角色刻劃,在下並不以為他應該有此等神力可以拯救蒼生還有他的嬌嬌女。

運用超自然力量與且又「自然」的力量為主軸,作者運用一種幾近碎片的陳述將一個小島過去幾百年到現今的歷史與醜聞,時空來回跳躍的回憶拼湊,小島歷史輪廓漸次成形。將汪汪大洋的形象惡魔化,近似與魔鬼的約定的代價,居民默默且心驚承受著復仇,外人如幾位主角卻無法坐以待斃,於是人與自然於焉開展。

破碎的陳述風格對應小島不能說的歷史,將《靈異海灣》作品本質的虛玄、迷茫的氛圍烘托出來,破碎迷離的敘述文風、人與自然的超自然力的對壘、玄奇的真實推倒理性的大柱,或許一切都需要導向這種靈異力量的影響,這樣說來,作品元素的附身便可以解釋一切,水靈的導引便可以替碎裂的情節打通出口,而作者還是留了一手,結局似乎只是逗點,人與超自然力量的抗衡似乎在小說終點之後仍舊繼續進行著。

Advertisements

《小星星》Lilla stjärna

0

lilla stjarna

在瑞典近郊已經接近退些的樂手藍斯特偶然在森林裡撿到被丟棄在垃圾袋的女嬰,在聽到女嬰近似歌聲的聲音後,又因為那「一念之仁」將女嬰帶回家撫養,女嬰是藍斯特的天使,有著純淨美妙的聲音,天生的歌手,這讓這位退休的歌手更想佔為己有。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