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莉莎白不見了》Elizabeth is Missing by Emma Healey

eh

讀完這本小說的感想大概跟我讀完Gone Girl之後感覺差不多。翻完之後跑去看看網路上評價,普遍好評甚至多數到四、五顆星等級,讓我很懷疑自己的眼光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

老婦人Maud發現自己的好朋友Elizabeth不見了,又聽到看護說附近有老婦人被搶劫還被毆打之類的,不禁擔憂起自己好一陣子沒聯絡的好友,想方設法要讓她周遭的人意識到「伊莉莎白不見了」這件事。

一個不夠周圍人信任的老人(敘述者)如何能夠解謎?好朋友伊莉莎白不見了這件事。這種設定多少有點懸疑小說的成份在,例如伊莉莎白到底怎麼了?敘述者如何說服親人、外人,好友真的不見了這件事。不過這種預期就在第一頁結束後,讀者就不要抱過度期待了。頭幾頁就已經告訴你,這位敘述者腦袋有問題,思考時間跳耀,就是人所謂的Alzheimer’s的失智症狀。

所以從此之後,讀者就跟著Maude穿梭往返過去與現在,語句、邏輯失序的世界,甚至是現在過去拼接的思維當中。「伊莉莎白不見了」這件事跟敘述者的姊姊突然不見了這件事,漸漸開始重疊起來,故事後來想當然,就是揭開了七十年前敘述者姊姊失蹤的真相,伊莉莎白也被找到了。

這本書評價很高,普遍來看,是認為描述了失智症的症狀、世界、與周遭世界相處的所有敵意、訕笑、甚至不理解等等。但坦白說,我只能說要進去失智症病患的腦袋裡(已經失智),就是in their shoes啦,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真的的情況下,那個世界非常荒涼,也無法像小說中那樣,告訴你周圍人怎麼看你,他們如何不相信你等等…或許早期還有這種覺知能力但中晚期,會出現許多狀況是無法「敘述」、無法「覺知」、世界無法辨識、語言與物體無法聯繫,幾乎失去身為「人」的能力。這些種種真正在病理上出現在失智病患腦袋,你要怎麼化成文學作品,我不懂了。用第一人稱進入對方腦袋處理,感覺上很可以寫出外界對這類病人的觀感、冷漠、敵意等等,是可以引發讀者檢討自己看待這類老人或是病人的態度,不過情感有餘、卻與說理不足 (以在下背景來看)。

小說藉由Maude的觀點所描述的世界、人的關係,非常明顯,就是失智症的教科書/一般可以觀察的症狀。但也是因為這樣,讓這本書需要被扣分不少,一本作品,文學(或稱虛構類作品/fiction/小說)並不是一個情節把dementia寫出來就夠了,還要有一定的深度,但在下讀此書感受到的深度,只是很明顯失智症加劇的症狀,除此之外,還可以提的「深度」大概是,伊莉莎白跟自己的姊姊的事件開始迷離起來,之後,砰! 謎底揭曉,小說高潮點,接著就結束了。

重心明顯不足,說是包裹懸疑,基本上技術不是太純熟,說是描述失智作品或是老人處境,我倒認為《虎迷藏》或是《我想念我自己》的處理方式,相較之下會顯得手腕較好。

《伊莉莎白不見了》,情節噱頭啊,翻了幾頁大概就會知道伊莉莎白可能跑哪去了,情感張力不足,但我相信作者試圖進去失智症腦袋去描述外界跟後來語句失序、現在過去朦朧的狀況做了很大的努力,也是這本作品的最大賣點,只是在下實在無法買帳啊。倒推薦譚恩美《接骨師的女兒》這本也寫到Dementia,技巧、情感深度、餘韻,卻都比此作好太多,不過畢竟是作者的debut novel, 跟譚恩美相比感覺又太苛刻了,算是普評之處女作,在下標準。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